亚搏

|动态|

家乡的冬

时间:2019-09-23 14:38:39 | 作者:254642335

家乡的冬天有些深沉,拨开积雪,下面又透着股热烈,让人有些摸不着头脑。

家乡的冬天没下过几次大雪。平日里,总是绵薄的雪花浮在空中,久久地徘徊在地面上方。用眼睛看不清楚,只好把手伸出去,感到丝丝凉凉的在掌心中融化。有时,还换作雨水落下,缠绵的雨水,徘徊在冬日的空中,肆意地霸占着,成片成片地连扯在一起,落到地上炸裂起水花,一连下上几个钟头,才渐渐平息。

家乡的雪显得有些平庸,但风吹得颇为猛烈。到了冬天,呼啸的北风急驰而过,把雨雪吹得歪斜,打在屋檐下的窗子上,让窗边结上薄冰,粗糙而坚硬,紧紧地填住了窗边的缝隙。寒风吹来了更多的乌云,这时地上才开始积起层薄雪,勉强盖住光秃秀的山坡,用脚一踩,便粘在鞋底上,裸露出褐黑的土地。而无风的早晨,幽静的山谷中总带着些雾气,雾气作文Https://wWw.ZuoWen8.CoM/中藏着点点露珠,朦胧中又透着丝丝彻骨的寒冷。

山中的石块静静地躺在雪中,在朦胧的视线中反射着缕缕寒光。至于坚石之下,压着星星点点的草籽,在寒冷的天气里,它们躲在黑暗的地下,积绪着,时刻准备爆发出万丈生机。

酷寒中,人们也如草籽般躲避着。老院的天空上,因为家中的暖炉,也多时飘着灰蒙蒙的烟尘,携着澎湃的热浪, 扭曲了昏暗的天空。屋中充斥看灯的气息,橙红的光芒,照亮整个屋子,照在乡邻们欢笑着的面庞上,透着光亮、透着温暖;亦或是映射在叔伯口中叼着的铜烟斗上,散着金属质感的光辉。烟斗中燃烧的火星飘了起来,从半掩的门旁飞了出去, 飞到空中,又慢慢落下,掉在结棱的冰洼上,噗呲一下灭了。

家乡的冬是需要探寻的,也值得去与探寻,去发现她的奇妙、她的可爱、她的深沉而又热烈。

sitemap.xml