亚搏

|动态|

家乡的冬

时间:2016-12-29 09:43:39 | 作者:郭汶涛

我的家乡在利川的一个小镇上――谋道。谋道是利川的二高山,这里的冬不像北方那样冷而长,也不像南方那样短暂,这里的冬有它自己的特色。

冬风呼呼地刮,碰到人的脸好似针扎。大雨簌簌地下,也给单调的房屋增添几分生气。街上行人很少,即使有,也是“全副武装”。都把手插在兜里,脸上戴着口罩,头上戴着鸭舌帽。这一切都预示着冬来了。

冬,往往是所有人所盼望的。小孩盼望冬的雪;大人盼望冬的闲,老人盼望冬天大家可以团聚。冬,真是一个皆大欢喜的季节。

我小的时候也是盼冬的,冬天可以溜冰,打雪仗,堆雪人,我们最爱的是溜冰。我家就在村里公路旁不远,一到冬天,雪一下,公路上便有厚厚一层雪,经车子一碾,把厚厚的雪一点点压薄,最后竟成了冰。我们院子里的孩子们聚在一起溜冰,找公路下坡的地方,那里最滑。我们滑冰的样式多种多样,可以站着滑、蹲着滑、坐在小板凳上滑……但无论我们玩得多开心,只要听见一个声音我们会马上回家,那就是猪叫。

我的家乡是在冬腊月杀年猪的,他们说冬天作文Https://wWw.ZuoWen8.CoM/杀的猪肉腌上盐然后挂着用烟熏,制成腊肉,吃起来很香。我们一听到猪嚎叫就知道是要杀年猪了,这是人们盼冬的又一件喜事,只见几个大汉把猪硬生生从圈里拉出来,不管它疼与不疼,一把把它摁在杀猪的大板凳上。屠户在多人的帮助下,干净利索地一刀捅进猪脖子,只见鲜血涌出,这时猪拼命挣扎撕裂惨叫几声,随即抽搐几下就安静地躺在板凳上了。我们小孩子等的是吃“刨汤”。(我们这儿有个习俗,杀年猪了为了庆贺,主人家总会叫上亲朋好友聚在一起共享美餐,这叫吃“刨汤”。)

吃完饭后就在院子里玩。静下心来才发现,家乡的冬不仅是好玩的,而且还是美的,是纯洁的美。看哪,冬在雪的装饰下是多么美啊。树木脱下秋天的红装,穿上“雪制”的银装。小草冬天怕冷,让冬哥哥给它盖上了厚厚的“棉被”。冬哥哥似乎也不偏袒谁,他也给青砖红瓦的房子穿上新衣。铺天盖地的雪使“鸢飞戾天者,望雪息心;经纶事务者,窥雪望返。”这洁白的雪净化了每一个人,而雪也是冬的恩赐。

我的家乡在谋道,我爱我的家乡,更爱我家乡的冬。

sitemap.xml