亚搏

|动态|

那事想起来就痛心

时间:2016-08-14 09:19:29 | 作者:蒋珊

那悲伤仿佛一张大网,紧紧地笼罩着我。

——题记

那天空灰蒙蒙的,下着雨,和着头顶掠过的鸟儿的哀啼,寂静地把阴沉布满整个大地。雨伞早已歪了,雨水落在我身上,再慢慢渗进衣服里,我却浑然不知。脑中只有那刚从表姐的妈妈那儿听来的消息:爷爷去世了。这几个字在我的头顶发着刺眼的白光,刺得我的眼泪都流了出来,只得努力,努力,再努力地闭着。

怎么会呢?上个星期天还板着个脸的爷爷,还有些孩子气的爷爷,爱跟我争电视的爷爷,怎么会突然离我而去呢?一定是表姐她们听错了。对!一定是这样的。我调整者自己拍了拍有些湿润的衣服,把伞举正,继续向前走着。

可是,天不遂人愿。我听到了一阵阵鞭炮声。在我们这里,人去世时,是要放鞭炮的。会不会真是爷爷……我不敢想。疯了一样地冲回家。然而到了家,看见放满白蜡烛的灵堂,前来哀悼的亲戚。我的泪,便再也不止不住了。我不敢靠近家门。我害怕,害怕那没有了爷爷作文Https://wWw.ZuoWen8.CoM/气息的房间,没有了爷爷身影的房间。

奶奶出来时看见了我,连忙把我拉进房间,用沙哑的声音问我:“衣服打湿了吗?快去换一下吧!饿坏了吧,快去吃饭。”看着奶奶憔悴的面容,我硬是把泪逼了回去,小声的应着。

我换了衣服出来,看见奶奶像是被抽干了所有的力气般歪在爷爷棺材旁的椅子上。我的眼睛又湿润了,连忙跑了出去。

再进来时,奶奶哭得声嘶力竭,旁边有两个老奶奶握着奶奶的手劝慰着。我鼻子一酸,眼泪又流了出来。我把头偏在一边,不想让奶奶看见。

爷爷是我们家的最大的顶梁柱,所有的农活都是他做。虽然有时也会抱怨,但却只是说说而已。爷爷是个严肃的人,不太会表达,但总会把好吃的给我留着,好用的给我存着,自己总是穿着旧的衣服,在田间忙碌着。

现在,只要一想起,便会痛心。奶奶的哭声,那安置着爷爷棺材的灵堂就浮现在眼前。

亲爱的爷爷,到现在,我总会时常想起您,您在天堂过得好吗?

sitemap.xml